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情感故事 > 友情故事 > 正文
逃避穷哥们

       昨天王三和老李喝酒时,悄悄告诉老李说,他小时候的七八个穷哥们要来晋江了,原因是他们给工地的老板干了一年的活,老板却自己卷着钱跑了,他们一分钱没要到,只好打算回家,可回家没有路费呀,就想先到老李这来歇歇脚,听说近几年老李在晋江发了笔小财,凑点路费应该是没问题的。
      王三的意思是让老李早做准备,但老李一听,可吓坏了,连连直吐舌头,他知道小时候的那帮穷哥们,能吃又能喝,除了会下力气干蛮活,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其他的什么都不会,要是让他们到自己这来了,万一赖着不走,那可不得了。
      于是当天夜里老李就折磨好了,第二天去单位请假,说老母亲病了,要回老家一趟;然后屋门紧锁,带着妻子去离自家不远处租了几间房子,打算住上一阵子,好躲过这一劫。
      果然,老李搬到新租的房子没两天,那帮穷哥们已经到了晋江,害得那几天老李是整天躲在屋子里上网玩游戏,生怕一旦出去了,万一撞见了人就丢大了。
      这天早上,老李像往常一样起得很早,因为心里一直担心,睡不着,吃完早饭后老李正想往电脑前坐时,妻子突然说,今天有点不舒服,要老李去送女儿上学,老李好话说了一大筐,不管用,只好自己领着女儿去学校。
      老李牵着女儿婷婷的手走到小巷拐角处时,突然惊住了,为什么呢,原来他看见自己的那帮穷哥们都拿着行李卷成一团,睡在妻子曾经开的饭店内,如今的饭店因为拆迁,两个月前就已经没干了,只剩下一个空旷的大屋子,连窗户都没有。老李忙拉着女儿猫着腰走过了那间破屋,回来时都绕道走的,不敢再从那过了。
      到了下午婷婷放学的时间,老李说什么也不去接女儿了,他知道如果自己去了会很危险,而妻子则不一样,那般穷哥们认不出来,而自己也正好实施刚想出的一个主意,想着,老李就掏出手机,给认识的城管们打电话,并说要请客,但得麻烦他们一件小事,城管们一听,有油水可捞,何况这本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二话没说,就按照老李所说的,把那帮从晋江来的七八个个人给轰出了屋子。老李这样做,心里明白着呢,他知道只有早早把他们打发走才好,不然他们就这样一直待下去,自己心里一直也不踏实,总不是办法。
      第二天,老李早早的起了床,浑身上下改扮了一番,就悄悄的来到那间破房子前偷偷看着,果然,里面一个人也没有,看来,这帮穷哥们真的走了。
      回到屋子后,老李把这情况向妻子一说,妻子高兴的说:“那好,咱们搬回去吧,我算是受够了,这住着一点也不习惯。”
      老李忙说:“那现在可不成,还没到时候呢。”
      妻子嘴一撅:“什么,怎么就不成啊,难道一天到晚躲着就成啊。”
      “不是啊,我说老婆,他们现在的确是不在那破屋子里,可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在哪啊,没弄清楚他们在哪,哪能随便就搬回去呀,万一他们还没走,还在别的地方住着呢。”老李突然变得语重心长起来,一字一句的说。
      妻子哼了一声说:“你就折腾吧,随你便,我赖的理你。”说完扭过头去,不在理老李。老李长舒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正所谓“天又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第二天老李在电脑前玩游戏正起劲时,学校打来电话说,婷婷被人砍伤了,现在正在送往医院,让他赶快去医院,这个电话真可谓是晴天霹雳,一下子把正在玩游戏的老李给打懵了,惊讶的问:“砍伤了,怎么回事,什么人砍的啊?”
      “说不清楚,今天下午突然从学校外面跑进来一个人,见孩子就砍,都砍死好几个了。”电话那头的声音顿时悲惨起来。
      老李一听这,顿时知道要倒霉了,什么也顾不上,挂了电话就往医院跑去。还好,婷婷送去的及时,当老李赶到医院时,婷婷已经在抢救当中了,老李坐在急诊室的门前,心里那个焦急,真是无以言表。
      正在这时,老李似乎听到旁边有人在喊他。“老李,老李,我是小张啊。”老李抬头一看,心里立刻疙瘩了一下,这喊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群穷哥们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他们曾经时常喊他小张。
      老李面露难色,但也立即反应过来:“小张啊,你怎么在这啊?”
      小张不慌不忙的说:“我刚送这个孩子来医院的,说着手指了指急症室。”
      “什么,婷婷是你送到医院的,那太感谢你了,小张。”老李莫名变得又是激动,又是愧疚,两只手突然不知放哪好。
      “那个小女孩还真是是你女儿啊,我下午过来是来医院看望生病的大牛的,路过一所幼儿园时,突然看见一个中年人举着刀就冲了进去,开始以为是拍电影,后来发现他居然真的砍人了,就忙去报了警,等我报了警跑进去时就看见一个小女孩倒在地上,感觉有点像小时候的你,所以就直接叫车把她送到医院来了。还......真没想到......就是你女儿。”小张突然也变得兴奋起来,有点结结巴巴的说着。
      老李看着小张好一会,感动的握着他的手说:“多亏了你啊,小张......你刚才说大牛生病了,是真的吗?”
      “恩,前些日子,我们来晋江找你,先去你前几年开的店,发现房子要被拆迁,你已经搬走了,幸好我们有你的公司的地址,就去找你,你单位同事说,你好像回老家了,得一个星期才能回来,我们就决定在这等你回来。我们几个人为了省钱,先就住在你那店里,大牛这几天突然胃病犯了,要吃药,也没多少钱在租房子,在说,也呆不上几天,何必租房子呢,可没想到城管来了,把我们都轰了出去,还把我们打了一顿,你看,我现在腿上还是伤呢。”小张边说边去挽裤腿,声音也梗塞起来。
      老李看着小张的样子,突然感觉心里像吃了五味瓶,什么味都有,忙又问了一句:“那你们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哎,给你打了,打你家里的老是没人接,打你手机老是说不在服务区内,在说了,我们也找不到你新家在哪。”小张边说边叹着气,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就要抽起来,结果却不路过的护士劝住了。
      老李这才想起来自己一年前就换了商务手机,几天前怕这些穷哥们来找他,就都把他们的手机设成拒接号码,自然他们是打不通了。
      老李看着满脸愁容的小张,本想在说些什么时,急诊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两人赶忙走过去问病情,医生平静的说:“还好,送来的及时,要是在晚不到一刻钟,怕就是没救了。”
      老李听着这话,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欠了小张什么,一把抓住小张的手坚定地说:“小张,今晚你就叫齐所有和你一块来晋江的哥们们,去我家,你们不是要回家缺路费吗?你们说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小张一脸感激的说:“李哥啊,说实话,你还真够哥们,我们回家的车票在来下了晋江火车站时都已经买好啦,只是没有什么多余的钱可供浪费,我们这次来,一是去年临走时,听伯母说你上次回家时老说头近来总疼,我们在打工时正好寻了一批天麻,这东西不好弄,哥们几个就平分了,本来是准备带回家的,临走时想起了你,所以也给你带了一包来,这东西对头疼最有疗效了,反正来这也浪费不了多少路费;二是想来看看发达了的李哥是什么样,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这帮哥们,今天看来,李哥没有忘记我们啊,看来我们是来对啦。”小张高兴的说完,又笑嘻嘻的伸手去摸口袋里的那包便宜的旱烟。
      老李一下子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小张,半天没反应过来。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