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情感故事 > 友情故事 > 正文
边境风云

  (一)
  
  “我们的这次任务是押送国际通缉犯李飞龙去中央最高人民法院,让他接受法律的最严厉惩罚,但是,在途中可能会有他的同伙对我们进行袭击,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注意罪犯的安全也注意你们的安全。”
  
  烈日炎炎,两辆装甲车带头开路,周亮和李飞龙坐在同一辆车里,车开始出发了,一辆辆有秩序的开走了。
  
  途中,不少大人看见装甲车来了就急忙抱回自己的孩子,整条街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周亮仔细的观察着周围。
  
  这时,几名武装份子已经在旁边埋伏好了,他们用眼睛偷偷地盯着车,正前方大楼上还有个人举起火箭弹对准了前面的装甲车。突然!“嗖”一声刺耳的声响前面的装甲车顿时被掀飞两米多高,周亮急忙拿起对讲机:“我们遇到了武装分子的反抗请求支援!”李飞龙一使劲拽开手铐打开车门就跳下了汽车,然后他急忙往前跑——“嫌犯跑了!”周亮一声喊其他人都下来了,他们对着李飞龙开枪,突然,他的肩膀中了几枪,“大哥接着枪!”不远处一个人扔给他一把AK47他端起枪就像后面扫射,后面冲上来的士兵都被他这一梭子子弹打中了,纷纷倒下。
  
  李飞龙已经跑到了前面,子弹飞得到处都是,周亮和一些活着的人撤到了一辆警车的后面,还有一些受伤的士兵躺在地上痛苦的叫着。
  
  周亮拿出对讲机喊:“我们请求支援,怎么还没来!”
  
  “直升机已经起飞,请注意隐蔽。”果然,对讲机里刚说完天空中就想起了“嗒嗒嗒嗒嗒……”的声音,几架武直—9出现了空中,直升机赫然发射四发导弹,把前面的坏蛋炸得粉身碎骨,直升机来了周亮带着剩下的人一起向前冲,他们一边射击一边往前走,旁边的人不时地中弹倒下,前面的武装分子回头就跑,可这时,他们前面的上空突然飞过来两架歼十,导弹像下雨一样把人群炸得血肉开花,但是,李飞龙还是被几个人带走了。
  
  (二)
  
  王森头朝下被吊在屋梁上,他们把他的头放在水缸里,然后旁边的人抡起棍子就打,每打一下水缸里就会冒出一些水泡,最后他们又把王森拉了上来,又放了下去,然后他们换了个大点的棒子打。这时,高健走了进来,他挥了挥手让手下把他放下,他们把王森放了下来,并且解开了手上的绳子,他蹲在王森的面前。王森脸上都是辣椒,神情憔悴,嘴里或多或少的流着血。高健用纸轻轻地擦他脸上的辣椒水说:“怎么样?这是东北辣椒,味道不错吧?咱们是保护人民的,别忘了,这次李飞龙跑了你我都跑不掉知道吗?要是有下次,你我的脑袋都保不住了知道吗?”
  
  会议上,省公安厅厅长李云强走了进来,他说:“这次任务的失败不在于你们,毕竟他是个大毒枭!”说完,他用幻灯片把李飞龙的照片放映出来让大家看,他指着照片里的李飞龙说:“他是西南边境最有名的毒枭之一,同时,也是亚洲第一快枪手,他出枪的速度像闪电一样,在你没拿出枪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击毙你了。”
  
  会后,周亮被叫到李云强的车里,李云强说:“你是我的老战友,我信任你。”
  
  “可是,我以前没做过这种事情啊。”
  
  “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吗?有的时候,为了这些贩毒的败类我们也无能为力。同时,你还有一件事情,你还记得张宏宇吧?”提到张宏宇周亮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曾经的战友,再一次战斗中失去了刚刚结婚的妻子,然后就从此杳无音讯。李云强说:“我已经查到了,他就在西南边境,但具体在哪我们还不知道,你这次去也是找找他的下落。还有一件事你要给我记住了,任何时候都不能暴露你是警察的身份!”
  
  (三)
  
  西南边境
  
  李飞龙走进草屋里,这是一处人烟罕至的地方,外面都是拿着AK47或者拿着机关枪的彪形大汉。他进入了地道,里面都是毒品一箱一箱的,屋子里挤满了人,他们手里都拿着一把大砍刀,其中一个人跪在地上,李飞龙一进来他就哀求着说:“大哥……大哥……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没办法啊,我不想出卖你,这都是他们逼我的大哥,要不然,他们就要拧下我脑袋,大哥,你饶了我吧。”
  
  李飞龙大声喊:“你们知道出卖我是什么下场吗”
  
  其他人高兴地喊“割舌头!割舌头!割舌头……”像看一出好戏一样兴奋。
  
  突然,那个人抓起一个箱子扔向了旁边的人,他一个飞脚揣进人群里,他大叫一声:“你们这些混蛋……”然后,抢过一把大砍刀挥舞着砍旁边起哄的人,李飞龙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然后点找了。那个人突然转过身向李飞龙跑了过来!李飞龙以飞快的速度掏出枪一枪打在了他的手上,其他人蜂拥而上把他按在了箱子上,并且把他的双手按在上面,突然,一个人飞快地冲了过来,一道灵光闪过他的手被齐刷刷的剁了下来,他撕心裂肺的大叫着,但周围的人按住了他的头使他一点都不能动,还有一些人趁机起哄。然后,又一刀下去他的另一只手也被砍了下去,鲜血像从砍断的胳膊里流出来,旁边的人更加疯狂了,有的用手机拍照,有的尖叫,有的嘲笑。
  
  李飞龙拿着烟走了过来,他走到他面前说:“你给我记住了,出卖我就是这个下场!”李飞龙把烟头塞进了他的眼睛里,他“啊啊……”大叫着,血逐渐的从眼睛里冒出来……
  
  然后,骑在他身上的人下来了,那个人走到李飞龙身边说:“大哥!”
  
  李飞龙点了点头握着他的手说:“好身手,我听弟兄们提起过你,你是个不错的兄弟。”
  
  (四)
  
  周亮坐着车来到了云南边境,现在这条路堵车,他趁机把头伸出窗外,这里没有高楼大厦,都是一些人做些小买卖,偶尔还能看见军队驻守。“哇,这里还有军队!”周亮惊讶地说了一句,眼前飘过几名士兵和两辆汽车,还有一部坦克。司机告诉他:“这里毒贩最多,恐怖袭击经常发生,只不过电视不让播而已。”这时,他转过头看见两个姑娘骑着自行车跟了上来,他主动和她们打招呼:“你们好。”她们也很有礼貌地回应一句:“你好,帅哥。”
  
  那两个小姑娘慢慢地超过了这辆车,司机拼命地按喇叭,但前面就是不通。
  
  突然,一个人骑着摩托车飞快的冲了上来,滑到了坦克地下立即引爆了炸弹,路人吓得四处逃窜,“快下车!”司机急忙下了车,周亮跟在后面,这时,又冲过来一部摩托车飞快的滑到了人群里“哄——”一声炸开了血花,刚才那两个小姑娘被炸飞十几米。又来一个开着摩托车的人冲上了一辆汽车上,借着挡风玻璃飞到了空中,可能是没有引爆的原因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名士兵立即上去按住他,那辆摩托车滑到了一辆汽车下,“哄——”一声,把那辆汽车炸到了空中,连翻两个圈,最后四轮朝上摔在了地上。
  
  这时,一卡车的军人都赶来了,他们不断朝天上开枪命令人们跪下手抱头。
  
  还有两名军人压着刚才那个袭击的人走到了一名尉官的面前,那个尉官上去就是两拳,还有一圈重重的打在了他肚子上,他“噗嗤——”吐出一大口血,最后把他按在了地上,他转过头看了看那两个浑身是血的小姑娘,一名士兵摸了摸她们的脉搏说:“已经断气了。”
  
  那个尉官更气愤了狠狠地挥动拳头揍他的脸,他被打得跪在了地上,但两边的士兵硬是把他扶起来,那个尉官从他身上搜出了一般护照,他看了看是越南人。他命令:“把所有越南人都叫出来!”
  
  一些越南人被士兵们压着出来跪在地上手抱着头,他们都害怕得不敢出声,还有的妇女捂着孩子的头。尉官用枪指着那个越南人的头说:“还有没有同伙?快说!”
  
  那个越南人一直盯着他,尉官又用英语说了一句:“还有没有同伙?快说!”那个越南人还是不说,最后他下令:“开枪!”随后一阵零碎的枪响大批大批的越南人中枪倒下,周亮立刻惊呆了!那个越南人也惊呆了,他大喊:“你这个疯子,他们是无辜的!你为什么杀我的同胞!”那个尉官指着地上的那两个小姑娘尸体说:“难道她们就死有余辜吗?”随后他对着他的腿“啪!啪”开两枪,他立刻就跪在了地上,“你既然那么怀念你的同胞我就送你!”说完,那个尉官接过散弹枪,“砰——”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把他肚子打穿了,他慢慢地倒在了地上。周亮气得猛地站起来,其他士兵命令他:“跪下!”但他还是走到了尉官的面前,“你为什么杀害那些无辜的人!”周亮对着他骂,可眼前这个尉官却说:“你谁啊,你没看见咱们的人都死了吗?你是干什么的?”
  
  这时,周亮想起了厅长所说的话:“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暴露你是警察的身份!”周亮朝他吼:“总之我会告你!”
  
  “你那么喜欢他,我就送你陪他!”那个尉官端起散弹枪对准了周亮,周亮还没来得及躲,突然“噗嗤——”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从火焰中缓缓地开过来一辆坦克,这些军人没有了底气,都老老实实地战成一排带头的是一个少将,周亮跟着他,走到了刚才那名尉官面前,周亮说:“就是他。”说完,这名少将就把他的衣服给扒了下来。然后,少将转过身对周亮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亚东,应该说是李云强的上级了。”
  
  “您认识李厅长?”
  
  “是啊,当年我们全军举行演戏的时候,我和他还是对手呢,从那时开始我们就认识了。”
  
  最后,张亚东转过身说:“我告诉你我手机号,这一片都是我说了算,必要的时候我可以帮助你。”
  
  (五)
  
  早上,周亮找了一处高地,他旁边坐着一位老人,慢悠悠地抽着大烟,他给了周亮一颗,但周亮拒绝了。老人问:“来这里看风景?”
  
  “是啊,早上的山里真好啊,我都很久没去过山里了。”
  
  说完,周亮拿起望远镜望着下面——李飞龙和一些人带着一箱子钱进入了一栋草屋里,草屋里有一张大长桌子,李飞龙把箱子放在了上面,对面是泰国人,身后站着两个披着一串子弹的保镖,那个泰国人笑着说:“嘿嘿嘿嘿嘿……做吧,这些都是好货。不过,李先生,如果警察来了你做好万全之策了吗?”李飞龙说:“这我都准备好了。”他挥了挥手,几名手下把那名女人带了上来,她的嘴被堵着,手被捆着,李飞龙说:“如果你喜欢就拿去。”那个泰国人说:“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我不干那些勾当,你给别人吧。”
  
  说完,那个泰国人边介绍边打开箱子:“嘿嘿嘿嘿嘿……都是好货,火力好猛啊,哈哈哈,看看吧。”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黑亮亮的AK47和一些子弹,李飞龙接过了一箱子枪,然后他突然举起手枪一连向前面这个人开了四五枪,他缓缓地向后倒下,这时其他人都按住了对方的头连开了好几枪。这时,外面的泰国人听到枪手都跑过来,李飞龙说:“弟兄们,抄家伙和他们干!”大家七手八脚的拿起AK47用门缝上的缝隙向外射击,外面的泰国人纷纷中弹倒下,有的翻下了两旁的水池里。草屋里的子弹壳撒了一地。外面的泰国人都死了。
  
  这时警察们都来了,李飞龙挟持着那个女的走了出去,其中一个手下用枪指着那个女的的头说:“大哥,你先走,我拖着他们!”
  
  李飞龙拍了怕他肩膀说:“好,谢谢你。”他们走出了门,一群特警用枪对准了他们,那个手下告诫他们:“别过来,往后退,我手里有人质!”那些特警喊:“把枪放下!”李飞龙和其他人大摇大摆的上了车,那些特警命令他:“把枪放下!快点!”但他仍然挟持着那个女的,眼看着李飞龙开车走了,一名特警说:“不行了,嫌烦要走了,开枪!”随后一阵零碎的枪响,一群子弹蜂拥而上,把两个人打得浑身是血,那个手下和女人质同时倒在了地上,特警们纷纷从他们两旁跑过……
  
  (六)
  
  地面上装甲车、坦克呼啸而过。
  
  突然,李飞龙的车猛地撞上了一辆卡车,所有人立即下车,端起枪向后面的军队疯狂扫射,但是,军队也架好了机关枪对着他们发出“咚咚咚咚……”声。
  
  远处指挥所里的张亚东和其他人员通过电脑紧紧盯着场上发生的事,张亚东拿出对讲机说:“直升机来了所有人就一起往前冲,狠狠地打!”
  
  “嗒嗒嗒嗒嗒……”空中出现了两架直升机,一看见直升机李飞龙他们回头就跑,“嗖……”一发导弹射过来把他们身后的汽车炸得飞了起来!
  
  那些士兵们一起往前冲,突然,从他们的头上的桥上下来一个人,他用布蒙着脸一边用机关枪扫射一边用绳子滑了下来,那些士兵又转过头对他射击,但他们还没转过身就大片大片地倒下了。
  
  指挥所里的张亚东一愣,他看到一个人影从后面突袭过来。李飞龙和几个手下坐车逃跑了,而那个人摘下面罩——他就是张宏宇,他看见了李飞龙他们都上车走了,他也钻进一辆车里。
  
  (七)
  
  张宏宇的车飞快地奔跑着,后面的警车紧追不舍。突然,一群子弹从后面射了过来,张宏宇急忙低下了头!子弹把后面的玻璃和前面的挡风玻璃都打碎了,他抬起头没等打转就冲进了一条街里,里面的人四处逃窜,路旁的货物散落一地。车冲到了分叉口了他立即踩下了刹车但还是装进了前面的洗浴中心里。“哗——”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汽车冲了进去,从另一头出来,车的前面推着一个浴缸,里面坐着一个大胖子,推着他往街上跑,把他推进人群里。汽车已经太快了,张宏宇看见前面是一片湖,他立即把刹车踩了下去,然后迅速地转动方向盘把那个大胖子连同浴缸都推进了湖里,那个胖子依然坐在浴缸里就像坐船一样飘向了湖中心。
  
  后面的警车又跟过来了,后面的子弹不断从后面射过来,张宏宇把车转向了左面的路口,这时,警车正好在他对面,他拿起火箭筒一下子发射过去,那辆警车被炸飞五六米高,在空中旋转了两个圈后压在了后面的警车上。但是后面还有警车朝这里射击,张宏宇拿出AK47朝他们扫射,那辆警车“哄——”一下子火花四溅,然后又冲到了前面的停着的汽车上。
  
  张宏宇回到驾驶室猛地踩下了刹车!但车还是撞向了前面的汽车上!这时,张宏宇拿着枪跳了下来,后面的军队都赶了上来把他围在死角扫射,张宏宇被打得满地打滚站不起来。
  
  这时,周亮开着一辆面包车过来打开车门告诉他:“快上来!”
  
  张宏宇一愣!“快上来,你想死吗?”周亮一声劝告后张宏宇就钻进了车里。
  
  (八)
  
  他们把车停在了荒山野岭中,周亮把张宏宇拽下来,周亮抓着他衣领说:“你干什么去了!这些年你干什么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得多辛苦吗!”张宏宇一下松开他,他说:“你现在走吧,我不想见到你们。”
  
  周亮说:“你怎么会干了这些事?”原来张宏宇以前有个妻子,在一次行动中他发现了歹徒劫持了他的妻子,后来他一枪把歹徒和妻子一起打死了。
  
  张宏宇说:“说到底,我就是个杀人犯,他们谁都信不过我,但是,我也要养活我自己。我现在成了职业杀手就已经很满足了,我不需要再成为了什么狗屁英雄了。”
  
  两个人一直聊到太阳下山,张宏宇说:“我也想找份正经工作啊,但是谁能信得过我?新闻媒体让全国的人都认识了我。”
  
  周亮坐在地上说:“那你打算怎么办?我是警,你是匪,要是这样我们迟早会成为对手。”
  
  “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说完,他就走了。突然,他转过身对周亮说:“明天上午他们会抢劫云南珠宝拍卖会,到时候国内还有一伙黑帮和李飞龙一起行动,我不会打自己兄弟的。另外请你别告诉别人是我告诉你的,消息传出去对我没好处。”
  
  周亮笑了笑说:“恩,谢谢,我知道了。”
  
  他走远了,周亮身后的警车蜂拥而上围住了周亮,带头的一个人说:“我们怀疑你是毒贩团伙成员,我们现在将你拘捕。”
  
  (九)
  
  警察局里,周亮一直都没说话,他被手铐子铐住双手,坐在椅子上,椅子上还有一根铁条把他困在上面。眼前的警察说:“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
  
  周亮抬起了头,他又想起了厅长说的:“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能暴露你是警察的身份。”他没有回答他,那个警察又说:“我们整天早睡早起,忙黑天忙白天的为了什么?我们为的是这一地区的安宁,可你们呢?要是没有你们我们早就可以回家陪陪家人,睡会午觉了。”
  
  周亮咬了咬牙,他猛地把椅子往后蹬,他的两只胳膊被压在了椅子下面,周亮立即发出一声惨叫,外面进来很多人扶起周亮,还有一位医生走过来,发现他的胳膊已经流血了,医生说:“这样不行,我们得把他松开。”
  
  “什么?把他松开?”刚才那位警察有点不相信他。
  
  “只有这样了,要不然,他的胳膊里血液得不到流动,会截肢的。”
  
  那个警察没有办法,挥了挥手,让手下把他松开。松开后的周亮一动不动的让医生给他包扎,旁边还站着几位特警,他们手里拿着冲锋枪在一旁站着。医生在他手臂上缠了一条纱布,然后用剪子把纱布剪断。突然,周亮猛地抢过剪子顶在医生的脖子上,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那几个特警刚要开枪却发现,周亮躲在了底下,他把医生放在上面。
  
  “你们都给我退下去!退下去!”周亮向旁边的特警怒吼,那几个特警一点一点的往后退。
  
  “别过来哦,要是再往前来他就没命了。”周亮劫持着那个医生,剪刀已经渐渐地插进了他的脖子里,血顺着脖子流下来,他劫持者医生走到了出口然后他问:“你们谁有手机?给我一个!”
  
  医生说:“我有,我有。”医生递给他手机,周亮拿着手机一点一点往后退,走到了外面,他靠在一辆车门上,“把车钥匙给我,快点!”周亮朝他们吼。
  
  那名警察扔给他一串钥匙,他用钥匙打开了车门,然后打着了引擎,他先钻进车里,一把就把医生推到一边自己开车飞快地开走了,后面的特警对着他后面猛地扫射,子弹从周亮的头上飞过。他抬起头,原来前面的玻璃被子弹打碎了。
  
  他飞快地开着车,后面的警车紧追不舍,不断朝这边射击。周亮拿出手机打给了张亚东:“喂,他们要和国内的另一伙黑帮抢云南珠宝拍卖会,快去那边支援!”
  
  “好,我知道了,我们早就派人在那里戒严了。”一辆军车在马路上巡逻者,车上搭着一把大机关枪,五名军人坐在上面,眼睛紧盯着四周看。
  
  周亮打完电话一把将手机扔了出去,车开到一百五十多迈了,但是,后面的警车开的也一样的快,警车里钻出一名特警坐在车门上用冲锋枪朝周亮扫射,周亮左躲右躲地躲子弹,但是后面的特警随即又扔过来一颗手雷,周亮看见了手雷急忙打转方向,那颗手雷在空地上爆炸了,周亮的车开进了一条小巷子里,两旁的路人吓得立即躲开,开到了小巷子头,赫然发现一排士兵端着枪对着自己,周亮急忙埋下头,子弹从挡风玻璃上飞过,玻璃碎片洒一身。但车还是冲了过去,那些士兵急忙躲开了。
  
  后面的警车依然紧追不舍,周亮看见前面就是桥了,他开足马力开到桥的最右边,然后迅速向左转,那辆车一下子冲破桥栅栏飞了下去!趁机会周亮跳出车抓住了旁边的一辆过往的货车上。
  
  后面的警车里下来一群人,他们看见周亮趴在车上逃跑了……
  
  (十)
  
  云南珠宝拍卖会早已经被一群武装分子占领了,屋里除了武装分子都手抱头趴在地上。这时,一个男人害怕得站起来飞快地往门外跑,但那群武装分子转过身对着他一顿狂扫乱射,他整个身体都被打穿了,一串串子弹从后面进去从前面出来,打完了他吐出了一大口血,然后倒在了地上。
  
  外面,张亚东坐在车里,旁边的警卫问他:“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张亚东说:“还有一伙人没到,我们现在进去肯定会打草惊蛇。”
  
  “但里面有很多人质。”
  
  “没事,只要人质老实就不会有事,他们真正要对付的是我们,他们不会对群众浪费子弹的。”
  
  拍卖会楼里,李飞龙站在台上,他用麦克风说:“大家好,我叫李飞龙,很高兴让你们都认识我,我们的目的是谋财,不是害命,要是你们老实点绝对没有事,但要是谁耍花招下场是什么样的你们应该清楚。”
  
  在楼上,还有十多人没有被沦为人质,他们偷偷地跑到楼下,然后从后门跑了出去。
  
  他们飞快的朝大街上跑去,这时,他们看见前面来了一辆军车,上面搭着一把大机关枪,车上做着五名军人。这些从楼里逃跑出来的人一见到他们就喊:“里面有恐怖分子,他们劫持人质了,你们快去救他们啊……一会人就都死了……”
  
  但是,他们面前的这几名军人突然端起机关枪对着他们疯狂扫射起来,他们死的时候还在喊:“别开枪!我们不是坏人……”但他们全都纷纷倒下了。
  
  张亚东急忙开车赶了过来,他一脚下了车问:“哪里开的枪?”
  
  警卫指着别的地方说:“好像是那边。”
  
  张亚东和警卫一起跑了过去,他看见了五名军人,还有他们面前的一堆死人。张亚东大发雷霆:“谁让你们开枪的?你们干什么你们。”
  
  突然,“啪”一声枪响,他们打死了张亚东身边的警卫。其中一个人走到张亚东面前说:“你刚才说什么?你看我像军人吗?”
  
  (十一)
  
  他们把张亚东带到了一个屋子里,把他双手向后捆起来,嘴上用胶带缠着,他们打完一顿后拽开他嘴上的胶带,一股血从张亚东的嘴里涌了出来。张亚东被打得浑身是血,然后,他们让张亚东跪在地上拽起他的头,把一大桶水灌进了他的嘴里,水不断从嘴边溅出来,他们把这桶水都倒完了,然后一棒子打在了肚子上,他“噗——”吐出一大口水。
  
  其中一个人把脸凑过来问他:“你看我们像军人吗?”
  
  张亚东看了看他说:“你不是军人。”
  
  他站起来说:“是啊,你们整天朝思暮想、日盼夜盼要找的不就是我们吗?”
  
  张亚东明白了:“你是毒贩子!你们假扮军人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呵呵,我们大不了就是一死,我们无牵无挂,干了这个工作我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你呢?父母卧病在床,你女儿上大学,妻子靠卖煎饼挣钱,我说的没错吧解放军叔叔?你要是死了他们得什么样啊?”
  
  “呸!”张亚东吐他一口唾液:“王八蛋,你活不了几天了,我死了,外面那些军人就会发了疯打你们,你别高兴得太早。”
  
  “这样吧,你告诉我你们今天的计划是什么我就放了你,并且还有白粉、钞票、女人、这些都是你的,怎么样?”
  
  “你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说。”
  
  这时,从四面八方开过来五辆摩托,他们又拿出五根绳子,拴在了张亚东的两只手两只脚上,还有一根拴在脖子上,然后,每根绳子的另一头拴在摩托车上,五辆摩托车一起向前开了一段,他们把张亚东撑到空中。
  
  刚才那个人说:“中国古代有一种酷刑叫做五马分尸,今天我就让你好好体验这种酷刑的滋味,我会好好让你享受四肢分裂的感觉,你要是肯告诉我们你们今天的计划我就放了你。呵呵呵呵。”
  
  五辆摩托车慢慢的往前开,张亚东痛苦的叫着,他感觉四肢就要断开了,脖子上的绳子使他喘不上气来,渐渐地连叫也叫不出来了。
  
  突然,“砰!”一声巨响,周亮身捆一串炸弹走了过来,他左手拿着高爆手雷,右手拿着手枪,他走了过来。
  
  “把他放下!”周亮一声怒吼,眼前这个人笑了笑说:“没想到还真有人不怕死啊,居然敢来这里。”
  
  “我再说一遍,把他放下来,不然我身上这些炸弹足可以把这里夷为平地。”
  
  “好啊,你炸吧,别忘了,这里不只有你,你死大家一起死。”
  
  周亮一把按下手雷保险,那个人一把抓住了周亮的手说:“好,你有种,今天我就放你们一马,记住,是今天哦。放了他,让他们走吧。”
  
  那些人放下了张亚东,周亮在后面掩护他,一起都跑了出去。
  
  (十二)
  
  这时,拍卖会外面来了另一伙武装分子,他们手里都拿着AK47开着车过来。最前面的士兵看见了,“行动!”随着他一声令下一大批军队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主力部队从院门口冲进去,楼里面的武装分子用人质挡在窗户上,然后把枪架在人质肩膀上开枪射击,楼上的士兵早已准备好了,他们飞快的滑向了武装分子开枪的窗户面前,一脚踹碎玻璃整个人都进去,骑在武装分子脖子上,然后开枪打死他。
  
  外面的军队像海啸一样袭来,他们冲进了楼里,不一会占满了整栋楼。他们看见人质都集中在大厅里,其中一名士兵说:“挨个往外走,慢点。”人质们有秩序的往外走,一个小个子偷偷看了看旁边的士兵们,然后猛地冲进人群里要开了身上的炸弹,其中一名士兵立即上去抓住了他,把他拽了回来,但这时炸弹“砰——”一声响了,屋子里都是烟,刚才那个士兵在地上直打滚惨叫着,原来,他的一条腿被炸没了。
  
  (十三)
  
  李飞龙回到了他的草屋里,这次行动张宏宇没参加,他一走进屋就看见张宏宇在他面前站着,李飞龙说:“这次行动我们失败了,死了很多弟兄,来,坐下,咱们商量商量是哪里出问题了。”
  
  李飞龙和张宏宇还有几个人坐在一张桌子旁,其他人则站着,李飞龙说:“我很不理解为什么军队早就知道我们要行动,而且,他们还是在国内的和我们合作的那个组织到来的时候赶上了?也就是说,那些军队是早就等着所有人到齐,然后一网打尽?”
  
  张宏宇说:“可能是和我们合作的那伙人暴露了行动计划。”
  
  李飞龙摇了摇头说:“不不不,他们是第一次和我们合作,那些军人是不会想到的,除非……我没这里有内鬼?”
  
  旁边的一个人说:“大哥,你快说是谁?”
  
  李飞龙说:“我听外面有人说咱们这里有人以前当过兵,而且和一位卧底警察是战友。”然后他把脸凑近了张宏宇面前说:“不会就是你吧……”
  
  “去***的!”张宏宇一脚踢翻桌子,李飞龙的枪掉在了地上,张宏宇刚要去捡,突然发现李飞龙已经快他一步拿到枪了,李飞龙说:“身为一个快枪手,最近本的就是要知道自己的枪在哪?你的速度太慢了,不行!”
  
  说完,李飞龙一脚把张宏宇踹到一边,张宏宇抢过旁边的人手里的枪,但李飞龙对着他“啪!”一枪,打在了张宏宇肩膀上,张宏宇猛地举起枪!没等他开枪“啪!”又一声枪响,张宏宇的枪掉在了地上……
  
  (十四)
  
  他们把张宏宇绑在电椅上,电流从四肢灌进了全身,电流停止了,李飞龙说:“快说!那个警察是谁!”
  
  “你大爷!”张宏宇刚说完电流再次进入了他的身体,电流使他睁不开眼睛,头发都立起来了,他们关掉电流,李飞龙拿着大注射器,里面都是毒品,走到了他面前说:“这是缅甸的最新毒品,我就让你先尝尝。”说完,他猛地举起注射器,扎进了他的肩膀上的静脉上,整整一大注射器的毒品都注射了进去,张宏宇痛苦绝望地惨叫着,李飞龙又说:“等毒品发作了就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撕咬你的每一个器官,那些蚂蚁会慢慢地折磨你,呵呵呵呵呵,你想死也死不了,呵呵呵呵……”
  
  其他人也跟着嘲笑着,有的“哈哈”大笑。
  
  而这个时候,周亮已经带着军队赶过来了。李飞龙他们对着张宏宇拳打脚踢,突然,一群子弹从窗户外面扑过来,站在窗户旁的几个人全都倒地,李飞龙一惊,他和其他人一起拿起枪对着门缝向外面扫射出去,李飞龙的枪从左向右扫射,前面一排军人全都倒下了,他们躺在地上疼得直叫。
  
  李飞龙说:“从后门走出去,能走出几个是几个!”他们开始慢慢地往后撤,他们撤到了后院,坐上汽车飞快地开出去,前面的军人朝他们开枪但是没拦住他们。
  
  周亮急忙跑进屋里,他看见张宏宇被绑着倒在地上,他上去一把抱住他的头,然而,张宏宇就感觉像有无数只蚂蚁在脸上爬,他艰难地说:“杀了……我,我好疼啊……”
  
  周亮心里一软抱着他的头嚎啕大哭,张亚东走过来说:“你好像被注射了新型毒品。”
  
  张宏宇还在痛苦地叫着,周亮一边哭一边把手枪对准了他的头,周亮大喊一声“砰!”一声沉闷的声响,张宏宇不再叫了。这时,一位士兵过来说:“敌人已经从后门逃跑了。”
  
  (十五)
  
  周亮说:“我去追!”他站起身就从后门跑了出去。李飞龙他们的车飞快地开着,空中出现了两架直升机,其中一架发射两枚导弹李飞龙一转弯躲了过去,然后,直升机的航炮对准他们一顿打,李飞龙把车开进了山洞里,那架直升机也钻了进去,钻进去后用航炮就是一顿乱打,李飞龙被打得抬不起头来,到山洞口了,李飞龙的车冲了出去,可那架直升机却撞在了山洞上的牌匾上,山洞口立刻被火焰包围……
  
  还有一架直升机在上空跟着他,那架直升机用上面的机关枪往下扫射,李飞龙拿起机关枪对着他开火,一串串子弹把直升机打得直转,最后,直升机上的油箱被打漏了,那直升机迅速从空中往下坠,飞行员控制好飞机,将直升机开到没人的地方,一下子直升机掉在了一处空地上……
  
  突然,李飞龙看见周亮从旁边的山上下来,手里还拿着火箭弹,周亮用火箭弹对准他“嗖——”一股烟飞过去,李飞龙急忙跳下车,那辆汽车一瞬间被火焰吞噬,李飞龙跑向了人群里,他一把抓住一个小男孩,用MP5冲锋枪对着小男孩的头。
  
  可这时,周亮拿着手枪走到了他的面前,周亮后面都是士兵用枪对着李飞龙,李飞龙大喊一声:“别过来,再过来我开枪了!”那个小男孩被吓得直哭,周亮没有听他的,用手枪指着他走到他面前,张亚东也跟了上来,悄悄告诉他:“不要开枪。”周亮回应:“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这时,王森、高健、李云强都赶了过来。李飞龙被逼到一堵墙根下,李飞龙紧紧地躲在小男孩的脑袋后面,他喊:“周亮,你把枪给我放下,周亮仍然没放。”突然,听见“啪啪啪啪啪……”一连串枪声,周亮一下子就蹲下了,他的左腿被打成了马蜂窝,但他又站起来了,拿着枪指着李飞龙,李飞龙说:“你还不放下!”又是一连串子弹打在了周亮的右腿上,他的腿上发出“嘎巴!”一声脆响。然后,他又站起来了,李飞龙笑着说:“怎么样?很少有人这样和你玩吧。”张亚东告诉他:“把枪放下,别和他硬碰硬。”这回,周亮把枪放下了,然后,他慢慢地站起身,突然,一连串子弹飞快的射向周亮,他浑身都往外喷血,胸前已经被打烂了,一只手也被打掉了,最后,转过身趴在了地上。
  
  张亚东一愣!“啊……”张亚东大叫一声,他立即跑过去,李飞龙朝他开枪,可突然发现枪里没子弹了!张亚东一脚踹开他,小男孩跑掉了,然后,张亚东拔出身上的匕首,把李飞龙按在地上一顿乱捅,李飞龙拼命地挣扎,但张亚东的匕首一下子捅进了他眼睛里,然后,往他的脸上一下一下的捅,每捅一下就会溅起一股鲜血,每捅一下张亚东都会大叫一声。
  
  李飞龙停止了挣扎,但张亚东还在用匕首捅他,李飞龙浑身被血染红了,整个人都成了血人了,但张亚东仍然没放过他,仍然一下一下地捅他眼前成了烂泥的人。
  
  过了很久,其他士兵都跑了过来,没人阻止他,张亚东最后停手了,他走到周亮的身边,蹲下来紧紧地抱着他的头痛哭起来……
  
  后来,政府军对西南边境进行了大规模的清理,那里比李飞龙厉害的人还有很多,但是,我们有最坚强的勇士们,他们不惧烈日严寒,整天和贩毒分子作斗争,或许哪一天,他们身边的人还会离开我们,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他们,我们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我们知道他们是为了谁!
  
  (此篇文章献给驻守在西南边境的警察、军队、武警们。你们辛苦了,你们太累了,人民永远记得你们!)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我们概不负责)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