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我的赛宁的奇怪友谊

  苏夕夕,回去告诉你爸,不要做破坏别人家庭的败类。他再纠缠,我饶不了他!

  这是多年前,赛宁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那时我面前的是一个愤怒沉郁的少年,他冰冷鄙夷地看我,然后转身离开,他走得太过用力,右肩挂着的黑色书包颠沛流离地沉重晃荡着。他的书包拉链并没有完全拉合,我捡到他遗落的电子辞典。

  他走得太快,我抱着书包追上去很有些吃力。我把辞典放进他的书包,把拉链给他拉拉好。他侧着脸一声不吭地看着我做完这些,眼睛里激愤的光亮忽然有些黯淡。

  他没有再说什么,背影沉默,有隐约的伤痛。

  我对这个冲过来警告我的莽撞男生没有丝毫敌意。很多事情不是那个年龄的我们可以左右的,在那一场成人间喧闹残酷的纠结里,我和他,都只是单薄无辜的小龙套。

  但那个仲春的黄昏却从此牢牢留在我的记忆里,还有校园里零落绽放着的广玉兰,风里暖意初融的青草香气,那个转身离开的高高瘦瘦的男生。

  那年我读高二,赛宁高三。

  2

  之后的很长时间,生活并没有太多改变,大人们仍然在漫长重复地拉锯着,旁若无人,乐此不疲。就好像一部情节庸俗、节奏缓慢的电视剧,没有任何完结,也没有任何开始。

  妈妈已经彻底颓败下去,她向单位请了长期病假,整日穿着陈旧苍白的睡衣,浑身散发着清凉薄荷膏的味道。她总在头痛,有时会对着我苦笑,随口问一问我的成绩,然后说些女孩子读书终究不是最重要的,要紧的是嫁个靠得住的男人之类的话。

  爸爸还是几乎不回家,姨妈说他好像在城东什么地方又买了一套两居室。他有时会去学校接我,开车带我去吃我喜欢的蛋黄蟹,给我钱让我买需要的文具和书。我也恨不起他来,他仍然是疼爱我的父亲。

  只是对这一切,所有的一切,我都觉得有些心灰意冷,我谁也不恨,但我也谁都不爱了。

  我报了数理化三科的课外辅导,不是真的那么用功,只是我不想在家呆着,那里让我透不过气来。

  辅导班在市中心一幢大厦的七层,下课后是晚上九点半钟,沿着大厦往西有许多小吃摊,卖各种串烧、酒酿之类的东西。我总在那里磨磨蹭蹭地吃东西,不是因为美味,只是觉得在不相干的人声鼎沸里做出贪吃快乐的高中女生的样子,有滥竽充数的幸福感觉。

  有一天我拿着吃串烧找回的零钱走远几步买冰饮,老板娘啪地一下把那张五元纸币摔在柜台上让我换过一张,我翻翻牛仔裙口袋告诉她只有这张了,她笑眯眯的胖圆脸一下子绷得冰冷:“小姑娘白白净净的,不好做这种事情吧?这张是假钞知道吧!”边上不时有人淡漠地扫我一眼,我耳朵里涨满她尖细锐利的声音,咬着吸管的牙齿一点点痛了起来。

  忽然有人大声说,老板娘你讲话太难听,谁会故意贪你杯冰饮钱,都是附近补课的学生,这钱还不是别人找给她的?

  是赛宁,他突然出现了。他替我付了钱,拉着我离开。他还是走得那么快,我跟着他很吃力,夏夜的风从耳边掠过去,有一种清凉的慰藉。

  我说:“你怎么也来补习?高考不是结束了吗?”

  赛宁并不看我:“考得不好。我要复读一年了。”随后他淡漠地扯一下书包肩带,说:“走了。”

  我看着他瘦高挺拔的背影,两边是恭谦俯首的桔色路灯,莫名其妙有许多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联想。赛宁真的很像个斗士,他的背影总有种踏入未知将来的一往无前。

  3

  我猜想赛宁并不情愿与我熟稔,但其实这似乎已不可避免。

  我们现在在同一个学校的同一年级,又念同一个补习学校,相遇几乎是以每天数次的频率发生。更何况,我是从心底里喜欢这样的遇见的。赛宁渐渐从开始时的视若无睹变成目光的约略停顿,我知道,我和赛宁,我们有了奇怪的友谊。

  补习班每天都在做模拟卷,然后打乱了分发让学生间互相判分。有天我终于分到了赛宁的试卷。

  那是一张数学卷,赛宁的分数并不理想,但他的解题方向大多都是正确的,只是在中间推导中会有些丢三落四的错误。

  我在每处错误的地方用绿色墨水笔做好标记,在空白处写清详细正解,然后我想了一下,在试卷背后画了只长了蛀虫的苹果:

  “赛宁,虽然分数并不高,但你的分都丢在了计算过程的粗心大意上了,其实你真的很聪明,如果你细心一点,你的数学单科就可以给你考上理想的大学立下汗马功劳。加油,赛宁!”

  卷子分发回去后,我在走廊里碰见赛宁,赛宁仍然那样散淡漠然的老样子,我在心里有些沮丧:“赛宁会不会觉得我太姑婆了?自己的成绩还不怎么样就敢给别人写评语了。”这样的想法几乎让我垂头丧气地捱完了下面的化学补习。

  补习班下课后,我一个人慢吞吞地收拾好书包,赛宁靠在后门门框上说:“苏夕夕,你这么慢是准备留下来看楼护院吗?”

  那天我发现赛宁其实并不那么沉默,而我们之间的特殊渊源让很多话题说起来心领神会,无需遮掩。我们有太多共同的感受,共同的期许,共同的有心无力。这个几乎可以说是来自对立面的男孩让我有说不出的亲切感觉。

  赛宁最后说:“苏夕夕,我们谁也管不了,我们只能自己管自己了。考上好大学,逃出这所有的一切。”我抬头望着赛宁年轻多思的脸,心头逐渐涌起他传递过来的温暖力量。

  4

  我喜欢与赛宁在一起,在那个总感觉茫然无措的年纪里,我太需要这样倾听与共勉的兄长或者朋友。赛宁是个坚果一样的人,外壳坚硬粗糙,但却有着甘美细腻的内心,他总会教给我一些坚持的道理,一些光灿的宽慰。

  我太需要有这样一个感同身受的人,与我互相依偎着度过那段孤独敏感的日子。

  可也仅此而已。

  少年人的纯白懵懂,总是轻易就被委屈污染,伤害损毁。我和赛宁我们还仅仅是互相喜欢着罢了,就像同病相怜的伙伴那样互相怜悯,互相喜欢着罢了。

  而流言蜚语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情。那个原本不大的小城,具体到某某人的暧昧事件从来都是人们最热衷的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和赛宁,我们只是两个平凡高中生,充其量不过是早恋,原本乏人问津,但却由于我的爸爸赛宁的妈妈,这些原本就混浊不清的复杂纠缠,却从而具有了小说戏剧般极具想象力的发展空间。一时间许多似曾相识的成人脸孔会在路上遇见时,一边仔细打量你,一边露出讳莫如深的微笑。

  “成年人太肮脏了!肮脏透了!”赛宁铁青着脸说,他的身后是一大片暮色苍茫的操场。“苏夕夕,你少理这些低级庸俗的闲话吧!你只管专心温书就行了!别忘了只有考上大学才可以真正甩开这里所有恶心的一切!”

  我用力地点点头。并没有谁曾在那最需要呵护的年纪里给过我一点贴心的关怀,只有赛宁了。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互相加油地走到最后,然而事实总让年轻的我们始料不及。

  5

  妈妈好像忽然警醒发现忽略了她惟一的女儿,她仍然一脸憔悴病容,但却意外有了新的精神支柱。我不知道她听到的故事是哪一个版本,她固执主观地认定我仍然是她单纯无辜的小夕夕,而赛宁则成了一个仇恨阴森的复仇者,因为我的爸爸抢走了他的妈妈,所以他将所有的积怨倾泻在我身上,他要毁掉我的前程。我哭笑不得地反问:“赛宁怎么报复我了?借参考书给我,鼓励我考上大学吗?”妈妈哀伤地抓着我的手:“夕夕你还太单纯,很多事情是你想象不到的,外面都说赛宁那孩子城府深心机多,你再跟他来往吃亏了就什么都晚了。妈妈现在问你,你要老实说,赛宁……他没有怎么样你吧?”

  我忍无可忍地摔下她的手,成年人真的太可怕,连妈妈也这样。除了赛宁,我还有什么真正可以理解我听我倾诉的对象?

  爸爸的手腕显然比妈妈成熟得多,也强硬得多。我和赛宁的传言甚至终止了他与赛宁妈妈两年的纠结,我有出乎意料的震动,因为我看到了他是多么爱我。爸爸一味沉默着,他对外面的流言只字不提,只是从此每天接送我上学放学,他甚至开始回家来住,与妈妈的关系也有所缓和。周末我们甚至三个人一起去了野生动物园,坐下休息时,爸爸一边帮我拿着冰激凌,一边上下口袋地摸纸巾帮我擦汗,我望着他渐有风霜的脸庞,心几乎是一下子就融化了。

  我融化在几乎突然到来的和谐家庭生活中,我开始慢慢找回失落的安全感。这些对我来说几乎具有压倒一切的吸引力。

  我很少能再碰到赛宁,甚至渐渐就再也见不到了。从同学那里辗转得知赛宁居然悄无声息地转了学,好像是城北市重点的复读班,那个班因为每年可观的升学率而闻名。我隐隐知道那些应该都是爸爸安排的,可这样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不无心酸但又略感安慰地对自己说:“这样对赛宁可能会更好吧,他一定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学了。”

  6

  高三一年如雁渡寒潭,高考放榜的成绩无喜无忧,我被录取到一所二类本科院校,终于可以逃开这所有的一切,我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

  听说赛宁成绩不错,但他把志愿填得难以理解的遥远。我们没能再见面,赛宁暑假里就早早去往那个城市。开学前爸爸妈妈送我在火车站台,他们说夕夕这孩子怎么连句告别的话也不说,其实我是说了的。我在心底里说:“赛宁,再见。记得仍然要加油!”

  我们就这样各自孤独地长大,仍然会有许多彷徨失措,脆弱无依,但多年前那个面容清俊忧伤的少年眼睛里的光芒和热量,至今仍有脉脉余温,时时安抚温暖着我。那一年的种种,对我而言有特殊的意义,我从来都不曾忘记。就如同或许你会对辉煌灿烂的霓虹视若无睹,但却会永远记得某段黑暗中的微小萤火,因为它曾经那样微弱但真挚地照亮过你的生命。

  我想我是深深地爱着赛宁的,一直都爱,只不过是爱情之外的那一种。

0
0
 
广告
广告